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11|回复: 39

丑四嗲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3 19:4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丑四嗲
     丑四嗲、黄嗲嗲是与刘七嗲一道到我们公社指导我们知青种菜的三位师傅,给大家的感觉是以七嗲为主。七嗲是真正的作菜老把式,从农业合作社开始到人民公社,多年担任生产队长。有丰富的作菜经验。以干枯的横水圹按长沙郊区的做法,用绳子扯直线,撒上石灰,挖出菜土,垒出菜土的田埂,田埂的宽度可以放下尿桶,田埂高出菜土,便于今后浇菜,挖了一口小圹和一个粪氹,一切都有按长沙的方式搞,看起来就舒服。由于10多米深的双牌渠道从横水圹中间穿过,使整个菜土的地下水位降低,菜土特别干旱,蔬菜生长不易。
    丑四嗲比七嗲的年长两岁。中等个子偏瘦弱,是桂花大队的大队干部。奇怪的是黄嗲嗲从不乘凉,七嗲从不与四嗲一道乘凉。有几个晚上我凑巧与四嗲一道乘凉。四嗲自述二七年他参加了农会,入了党。是农运积极分子。大革命失败,革命进入低潮,四嗲再没有与组织联系,到一家位于玉泉山偏殿的轿行做轿夫谋生。大约是三五年深秋的一天下午,轿行来了一位约五十岁左右的客人,中等偏高、很结实的个子。对老板讲要租一顶轿子,当时轿行的墙上挂满了轿扛子,尽客人选,客人让老板将看中的扛子取下来,一头搁在墙上,一头放在地上,两只手分开,一手按住一根扛子的中间用力按了一下,说:这付扛子能乘得我起。老板推荐了四嗲和另一位轿夫,客人表示满意,认为能够抬得他起。随后客人表示要租用轿子少则20几天,多则一个月零几天,办好手续就抬客人从小吴门出城往黄花方向走。黄昏时候来到一户农家大宅院。进去后,放下轿子。自有人安排到客房休息、喝茶。
     晚饭与租主同桌吃饭。饭后回客房歇息。次日月天亮正打算起床时,窗外有人喊:“乡里人起得晏,莫要起早了。”只得又躺下,等天大亮了起床。早饭后略歇了一下。即抬起轿子出门,一路往东走。约摸走出二十里路,来到一个小集镇茶馆前,租主连喊:“请两位师傅挽手(即放下轿子客气的叫法)。”放下轿子后进茶馆吃茶。丑师傅发觉租主端茶杯的姿势独特,右手大姆指与四指垂直,四指伸进茶杯的绊子里。丑师傅久抬轿子在江湖行走,心里明白这租主是一位圈子会的人。果然不一会就有人上来招呼,先用“切口”盘海底。证明来人是同伙无误后,用行话问租主有何要求。租主答复要见本码头的老大。随后就来了一位30岁左右的后生子。租主向后生子表示是来收例银的(即会费),后生子表示码头这一年多以来不景气,实在无钱交。租主二话不说,直接伸手抓往后生子胸前衣服,将后生子提了起来。后生子连忙告饶。如数交了光洋,留租主吃了饭。彼此进行了交谈。丑四嗲讲他们讲他们的,我们两个只装做不听见,只管吃茶吃饭。其它一概不管。租主说继续走,又往前走了约二十多里路,已时近黄昏,在一家饭铺前停下,进去吃饭,先吃酒吃菜。租主是用大姆指和食指捏往酒杯,其它三指伸直。也如同中午一样立马有人上来打招呼。不过这次当地码头圈子堂主痛痛快快的交了会费,付了当晚的食宿费用。就这么在湖南江西的交界的地区转了一个圈。在江西的山路上偶尔看见地上插了几十把刀子摆出一个图案,你反正不理它,你走你的,可保相安无事。如果你要抽出刀子,那就会有人出来与你比划比划,说道说道。惹祸上身。历时一个月,平安回到长沙。
     一九四八年周礼找到四嗲,说现在革命形势大好,我们这些老党员还是要搞起来。遂安排四嗲进了程潜的卫队。四嗲把卫队总念成围队。说程潜的围队都是他老家一个乡的人,论起来都是子侄辈,这样围护起来才会贴心,程才会放心。曾经也有邻居说过嗲嗲的卫士多是湘潭与湘乡交界之地的的英俊高大的青年军官。前朝总统也是选老家浙江奉化藉中央军校毕业的营职军官担任。看来这些头头对自己的卫队都不会悼以轻心。四嗲并没有讲周礼派他去程潜卫队去执行什么任务,我们也没有问。看见有的寝室熄灯了,我们几个知青和四嗲都起身回寝室睡觉。躺在床上一下子睡不着,想起六二年省水电工程总队的一位卡车司机讲的旧事。五六年这位师傅还在省交际处开轿车,一天接到通知开车到省委集中。共十七辆轿车开到机场接中央首长。到机场后等候才知道是接嗲嗲。十七个司机商量着要注意,看嗲嗲究竟上了谁的车。接上人开到宾馆,司机一碰头,发觉嗲嗲没有坐轿车。这就奇了怪了,又怎么到的宾馆。后来一了解才知道嗲嗲是在中央警卫连战士的簇拥下,上了一辆卡车的货厢。战士们围着他,一路站到宾馆。
     五0年底和五一年初镇压反革命运动中,五一年一月四嗲参与了抓捕柳森严及圈子会头目的行动中。半夜里去抓柳森严,敲开位于民主东街的一栋大宅的大门后,四嗲直接带领导公安指战员来到柳森严的卧室,战士们平端着步枪在后,四嗲走上前去对柳森严讲:“三爷,今天就不要把往日那号朔样子拿出来。”柳森严乘乘束手就擒。将柳的手脚用铁丝捆好后,放到车上,押到牢房,担心柳会飞檐走壁逃跑,用铁丝穿锁骨吊在梁上,当年十一月将柳森严枪毙了。
     五一年端午节后,四嗲从草潮门河街路过,正巧经过西区侦缉队长的家门口,队长连忙喊;“四哥进来坐下子。”四嗲进去后,连忙让坐,泡茶,请抽烟。留四嗲吃中饭。四嗲讲端午节都过完,家里厨房里楼幅上还挂满了腊鱼腊肉。吃饭中队长总是敬菜。还讲今后要请四哥多关照,如果共产党要抓我还请四哥事前报个信。四嗲讲现在共产党正要依仗你们维持治安,大哥不要担空心。十一月枪毙柳森严后,这些侦缉队长都在镇压之列。派四嗲去诱捕西区侦缉队长。四嗲到队长家后,说请队长去市公安局开会,队长问:“开什么会?”四嗲讲:“要任命你为市侦缉大队大队长的会。”队长根本就不相信。说:“哪有这样的好事。”表示不会去。四嗲没办法,只得回市公安局向领导汇报,领导立即办好了一张任命书,交给四嗲带回。尽管看到了任命书,西区侦缉队长依然不太相信,不想去市局开会。经四嗲再三劝说,勉强起身往市公安局走去,一路上磨磨蹭蹭,到达市公安局的巷子里,他觉得气氛不对,悼头就跑,这时布置好的便衣一把抓他穿的皮大衣的领子,他一下子就抖悼了皮袄,再往前跑就被几个战士抓往了。当场枪毙在公安局的门口。
     六一年四嗲已回到桂花大队多年了,怎么回的,为什么会回,我们没问,四嗲也没讲。冬天收媳妇,乡邻问四嗲;“咯时节收媳妇只怕只能吃豆腐席。”四嗲笑笑子对乡邻讲:“总要对得大家往。”四嗲对我们讲:“我的来路好宽啰,咯时候特批的鸡鸭鱼肉已从后门担进了屋。”免不了有几分自豪和得意。四嗲和七嗲都十分健谈,是否与长年卖过菜之后坐茶馆聊天有关就不得而知。六七年武斗之后离开前进公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四嗲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老长沙人没有不知道柳森严的。解放前柳森严自执武艺高强,曾在长沙城内横行霸道,1932年杜心五曾教训过长沙武霸柳森严,一时传为佳话。
     楼主素材蛮多,欣赏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据说柳森严刀砍不进,只能用刀划,才进得皮肉,用皮带抽还要沾水,才抽得痛。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猛一看标题,还以为是五(丑)四嗲,证明眼神还正常。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丑四嗲的故事还蛮有味,冇想到他还参加过抓柳森严,这柳森严曾经是何健的保镖,民愤极大!又有武功,听说他随身提的那把伞是铁的,也是他的防身武器,抓他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吧。但也传说过柳森严以前也捐款办过小学,不知是真还是假。
   丑四嗲诱抓侦缉队长的手段非凡,算是有功之人,为什么后来没有在公安队伍里任职,却种起菜来噶咧,有些不可思议。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故事真多,把个旧长沙写活了,那个轿子租主是个帮会头目,湖南也是个帮会活动十分厉害的省份,晏生的父亲陈渠珍将军在《艽野尘梦》多有记载。      丑四嗲是如何回家当大队干部的,我也感觉是个迷;但那时候也不排除有冒犯错误,自己不想当干部,愿意回来的。哪里知道后来农民与国家干部差别这么大。   
   柳森严做过何键的保镖。何键这个人好国术(武术)。大概是三几年在南岳举行了一次国术擂台赛,何亲自上台当裁判,柳森严做擂主,打败了各路高手,从此声名鹊起。柳森严有长沙“黄金荣”之称,旧中国会武功的人多懂治跌打损伤,据说以前长沙南区医院最有名的曹医师就是柳的徒弟。
   柳森严是一解放就被枪毙了的,那时候是“清匪反霸”,柳当然是长沙首霸。新政权在解放初期确实有狠,不管你原来是什么“叫脑壳”,一律服服帖帖,所以这一点当时还是很受基层民众的拥护。
    嗲嗲1956年回长沙上了卡车不坐轿车还是头次听说,也算是一个传奇吧。周礼把地下党安排给程潜当卫士,正史和各类回忆好像未见记载。蒋介石喜欢用奉化人做卫队是事实;毛用湘潭、湘乡人好像不实。毛这个人不大讲家乡观念,“亲不亲,路线分”;刘、彭、贺,哪个不是老乡?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楚风君;柳森严在民主东街开了一家中医院,治跌打损伤还很有名。四嗲去卫队,实际上是便于联络起义事宜。毛无家乡观念,但毛心底里佩服曾文正公。湘军起家是湘乡人,尚武。贴心。也有可信的一面。这是湘乡人说出来的。说是警卫中队中湘乡人比湘潭人多。并以此为荣。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tsy8012 发表于 2017-9-14 10:15
据说柳森严刀砍不进,只能用刀划,才进得皮肉,用皮带抽还要沾水,才抽得痛。

据写“江湖奇侠传”平江不肖生言:柳的武功平常。只是形成了一个黑社会流氓团伙,一般市民不敢惹。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17-9-14 10:21
丑四嗲的故事还蛮有味,冇想到他还参加过抓柳森严,这柳森严曾经是何健的保镖,民愤极大!又有武功,听 ...

柳森严可能估计自己无死罪,所以未抵抗。四嗲毕竟没文化,中间一段时间又脱党。所以回乡就不奇怪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7-9-14 08:15
作为老长沙人没有不知道柳森严的。解放前柳森严自执武艺高强,曾在长沙城内横行霸道,1932年杜心五曾教 ...

李耕先生:很想与先生见个面。等你内兄回来后,在你俩方便时在你内兄家见个面如何?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地夜话 发表于 2017-9-14 12:07
李耕先生:很想与先生见个面。等你内兄回来后,在你俩方便时在你内兄家见个面如何?

      好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楚风 发表于 2017-9-14 11:02
楼主的故事真多,把个旧长沙写活了,那个轿子租主是个帮会头目,湖南也是个帮会活动十分厉害的省份,晏 ...

嗲嗲是个典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按当年路上行驶的车辆密度来估计,到省委的时间应该不长。身体应该没问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楚风 发表于 2017-9-14 11:02
楼主的故事真多,把个旧长沙写活了,那个轿子租主是个帮会头目,湖南也是个帮会活动十分厉害的省份,晏 ...

莫说是老乡,就是亲兄弟抡椅子,也会不客气。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楚风 发表于 2017-9-14 11:02
楼主的故事真多,把个旧长沙写活了,那个轿子租主是个帮会头目,湖南也是个帮会活动十分厉害的省份,晏 ...

天子兄:专门查了一下史料,MAO是1956年6月从南昌到长沙,乘专列在大托铺下的车。他自己突然提出要到湘江河里游泳,省委书记周小舟只好临时安排人护卫他乘车驶向城北码头,再坐汽轮逆江而上,在猴子石下的水。所以讲省委接待处的司机没有接到,被十几个人(公安和陪游的运动员)簇拥乘车是可信的,但是乘卡车应该不会(从安全考虑)。
     程潜是1948年7月到任长沙绥靖公署主任兼湖南省政府主席的。从7月到当年底,程有一个想“和”和派代表与中共地下党接触的试探过程。1949年4月,中共湖南省工委代表余志宏才与程潜正式见面,6月,程潜致“备忘录”给毛泽东主席,表示愿意起义。在对所有的国军起义将领中,毛对程潜是格外客气,也许因为程是他第一次当兵的老上司的缘故,表示“先生可权宜处置一切”。7月,程潜被国民政府免职,调任政府考试院长,由陈明仁继任。程潜不走,随即与陈一同“反了”。所以从这个时间表来看,周礼没有机会安排地下党员到程的卫队(事实上也没有必要),程潜也未必会同意。另外,我看了周礼、余志宏、涂西畴(余、涂均是省工委军事策划人员)等的回忆录,均未提及此事,想必丑四嗲讲的“围队”是军队的基层组织,不是“卫队”。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     韶山是靠近湘乡,韶山口音是接近湘乡而偏离湘潭;再加上毛从小与外婆家关系密切,又在东山小学读的书,老表们也比较有点文化和见识,所以他亲近湘乡是不奇怪的。
    你的故事还是讲得蛮有味,我喜欢看。因为牵涉到湖南的历史,出于职业习惯,我喜欢“过尖”,还请海涵!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楚风君:这也是对六七年热天乘凉时与丑四嗲聊天的回忆。小的细节可能有误。反正是聊天,大家一起讨论也蛮有味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不是柳森严的崽后来在三中当体育老师,也有打?他们家住在先锋厅附近?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朱纪飞 发表于 2017-9-15 15:35
是不是柳森严的崽后来在三中当体育老师,也有打?他们家住在先锋厅附近?

纪飞君:你好!柳氏后人情况如何我是一点都不知道。请君赐教。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大图试试!

   我对这段历史一点都不清白,看诸君聊起也蛮有味道。长沙毕竟是古城,深挖起来,历史典故文人词话应该很多,希望能看到更多的好文章!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夏版:这段历史解放后是很少有人再提,只是偶尔在文史资料中有介绍。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地夜话 发表于 2017-9-15 15:52
纪飞君:你好!柳氏后人情况如何我是一点都不知道。请君赐教。

   我在湖南的的时候,学校里(农机校)有一位老师是柳家的后代(女儿),她的哥哥是三中的体育老师,也是长沙武术界的名人。据说武功了得。我曾去过他家。
   文化革命时,他是湘江风雷的“武工队长”,在武斗后期被对手捉住,十几个人都搞他不赢,最后被剜去髌骨(膝盖骨),成了终身残废...
    ——点到为止,不多说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7-9-21 03:55 , Processed in 0.223012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